返回

文學作品

搜索 導航

初出茅廬

发布时间: 2019-07-24 17:45:53   作者:刘淑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天,我帶著孩子去理發。午後的太陽讓人懶洋洋的,理發店裏只有兩三個顧客,青年老板一人舞弄刀剪。沒有音樂,五、六張空理發椅實敦敦地坐在這間不大的店裏。這時,一位年紀還小、我之前沒見過的服務生引孩子到裏間洗頭,我跟了進去。
  “就你一個人嗎?”我問。
  “嗯。”
  “店裏的人呢?那些年輕小孩兒?我上次來的時候他們都在啊。”我不解。
  我上次來的時候是年前臘月二十六、二十七。
  “去南方了,他們都去南方打工了。”那服務生語氣平平。
  “哦。怪不得一下子這麽冷清!”
  其實,引我對此略有疑問的,只是其中一個孩子——
  年前臘月的一個晚上,八點多鍾,我帶著兒子來理發,准備利利索索過年。前來接待的是一位學徒工模樣的小夥子。他引著睿先到洗發區就位,一邊打開篷頭在手腕內側試探水溫,一邊指指兒子問我:“他上初一?”
  “初三。”我應道。
  “我也是初三。”他平淡地說:“只不過前兩個月退學了。”
  我看了看他。一身黑色運動服,身體挺壯實,面相十分持重,雙手泛紅,娴熟地按壓洗發液,手心輕揉,在兒子的頭發上旋出白色泡沫。
  “幾中的?”我問。
  “三中。”
  我知道,三中是我們市裏名兒也排不上的一所中學。
  他的身體隨著手的清洗動作而微微抖動,但雙腳雙腿都很笃實,略微能聽到他的呼吸。我第一次感覺到給顧客洗頭也是一件力氣活兒,不像想得那麽輕松。
  還是沒忍住心中的疑惑,我小心翼翼地問:“都初三了,怎麽不堅持讀完呢?”
  他說自己是校足球隊的,聽說今年特長生招錄政策有變化,而這變化令他投考無望,于是退學了。
  之後他沒再說話,臉上也沒什麽可供人琢磨的表情。他引著睿到一只圓形皮椅上坐下,扯了一條白色護頸圍在睿的脖子上。理發的師傅過來了,他便轉身去忙其他的顧客。
  他去幫另一位師傅模樣的人打理一位女士的頭發。女士的披肩長發被一縷一縷地勾起,裏裏外外、翻來覆去地均勻抹上一層藕荷色的粘性藥水。師傅將每縷抹上藥水的頭發放在手心裏反複拍打,然後再用雙手交替塗抹。如此反複,放下一縷,再勾起另一縷。他就照著師傅的樣子也這麽細細地做著,全神貫注。
  兩只袖子被他高高捋起,露出壯碩的小臂,手心手背的紅映著他手臂的白。爲這位女士侍弄頭發,就不僅僅需要力氣了。他不時地和師傅說著什麽,像是在請教?此時,店裏的音樂已經響起,鬧哄哄的,忽而一個聲音從這一頭飛向另一頭,落下去了,忽而又一個聲音兀自響起,然後兀自地消失。人在動,音樂在動,空氣在動。
  師傅模樣的人看上去對他很耐心,他一句,師傅一句。句與句之間並不頻繁。他的每一次發聲都很幹淨,聲音完畢,嘴巴即合攏,唇角沒有一點多余的動作,師傅亦然。嘈雜之中,這對師徒仿佛自有他們的安靜天地。小夥子看上去一直很平靜,目光沒有一點閃爍,好像永遠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做些什麽。偶爾,我能看到他向兒子投來的一瞥。
  那晚,和兒子從理發店出來,門外霓虹閃爍,點綴夜色。仍有行人來往,最終都隱沒在暗的深處。這個初闖社會的小夥子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自己。
  初中畢業那年,一天中午我從一家書店出來,駐足在一個紅燈路口,當時看著穿行的車輛和行人,內心深處莫名升起一絲惆怅:這來來往往的每個人,都是有方向的嗎?他們都是要去向哪裏呀?我又該往何處?
  現在想想,方覺人生奇幻。我怎麽會想到,這麽一個讓無數人感慨的人生思考會是在那樣一個隨便的時間點降臨?進理發店之前,我怎麽會預想到這個晚上會把我的情緒拉向二十年前的那個時刻?
  离开校门,到理发店当学徒,去南方打工,这不过是世间一个微小生命的行走路线,无所谓对错。只是,前路漫漫,初出茅廬,也不知他会面对怎样的人生。
  南方溫暖,北方寒冷,希望他能得到曆練吧。

  (作者單位:汾西礦業高陽礦)

責任編輯:趙超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随 心
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
版權所有:第一娱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